生日快乐 @ 123诗社
  • 生日快乐

    发表于 2010年12月3日 欣燃 3 条评论

    小桔灯

                                                         一盏小桔灯(图片自网络)

    (感谢Nana和王佩老师帮我制作音频链接 :)

    123诗社一年了。而我更愿意说“一岁”了,因为她鲜活,拥有生命。
    她的力量是诗社每一位成员赋予的,或许我们每一个人都在生活的压力、疾病、和别人沉甸甸的期盼里挣扎,但我们挣扎间猛然抬起头的那一刻,彼此眼睛里流出的坚定而真情的目光,闪亮,那是我们的温暖和执著。

    在这里我们可以天真,可以拾起我们孩童时的梦:唱一首儿时的歌,折一只儿时的小纸船,把它放在夜空中,随银河飘远。
    在这里我们可以悲情,可以让爱恋的欢乐和苦涩的伤痕,慢慢释放,寄托。
    在这里我们可以用灵魂彼此亲吻,无论我们在哪一个时空。聂鲁达也向我们微笑。
    在这里我们可以放歌,“要歌唱你就歌唱吧”,刘桂兰老师温柔的豪迈,说着心的热诚。

    最重要的,这里有欢笑,有能超越愁苦的轻松。(我还无法战胜它无法超越。)
    而这欢笑有意义,只因是你摇动了辘轳,荒漠中打上一桶水,叫友情。

    当我昏沉麻木时,亲爱的你们永远是唤醒我的歌声。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3 responses to “生日快乐” RSS 图标

    • 《夜莺颂》
      作者:济慈

      我的心在痛,困顿和麻木
      刺进了感官,有如饮过毒鸠,
      又象是刚刚把鸦片吞服,
      于是向着列斯忘川下沉:
      并不是我嫉妒你的好运,
      而是你的快乐使我太欢欣——
      因为在林间嘹亮的天地里,
      你呵,轻翅的仙灵,
      你躲进山毛榉的葱绿和荫影,
      放开歌喉,歌唱着夏季。

      哎,要是有一口酒!那冷藏
      在地下多年的清醇饮料,
      一尝就令人想起绿色之邦,
      想起花神,恋歌,阳光和舞蹈!
      要是有一杯南国的温暖
      充满了鲜红的灵感之泉,
      杯沿明灭着珍珠的泡沫,
      给嘴唇染上紫斑;
      哦,我要一饮而离开尘寰,
      和你同去幽暗的林中隐没:

      远远地、远远隐没,让我忘掉
      你在树叶间从不知道的一切,
      忘记这疲劳、热病、和焦躁,
      这使人对坐而悲叹的世界;
      在这里,青春苍白、消瘦、死亡,
      而“瘫痪”有几根白发在摇摆;
      在这里,稍一思索就充满了
      忧伤和灰色的绝望,
      而“美”保持不住明眸的光彩,
      新生的爱情活不到明天就枯凋。

      去吧!去吧!我要朝你飞去,
      不用和酒神坐文豹的车驾,
      我要展开诗歌底无形羽翼,
      尽管这头脑已经困顿、疲乏;
      去了!呵,我已经和你同往!
      夜这般温柔,月后正登上宝座,
      周围是侍卫她的一群星星;
      但这儿却不甚明亮,
      除了有一线天光,被微风带过,
      葱绿的幽暗,和苔藓的曲径。

      我看不出是哪种花草在脚旁,
      什么清香的花挂在树枝上;
      在温馨的幽暗里,我只能猜想
      这个时令该把哪种芬芳
      赋予这果树,林莽,和草丛,
      这白枳花,和田野的玫瑰,
      这绿叶堆中易谢的紫罗兰,
      还有五月中旬的娇宠,
      这缀满了露酒的麝香蔷薇,
      它成了夏夜蚊蚋的嗡萦的港湾。

      我在黑暗里倾听:呵,多少次
      我几乎爱上了静谧的死亡,
      我在诗思里用尽了好的言辞,
      求他把我的一息散入空茫;
      而现在,哦,死更是多么富丽:
      在午夜里溘然魂离人间,
      当你正倾泻着你的心怀
      发出这般的狂喜!
      你仍将歌唱,但我却不再听见——
      你的葬歌只能唱给泥草一块。

      永生的鸟呵,你不会死去!
      饥饿的世代无法将你蹂躏;
      今夜,我偶然听到的歌曲
      曾使古代的帝王和村夫喜悦;
      或许这同样的歌也曾激荡
      露丝忧郁的心,使她不禁落泪,
      站在异邦的谷田里想着家;
      就是这声音常常
      在失掉了的仙域里引动窗扉:
      一个美女望着大海险恶的浪花。

      呵,失掉了!这句话好比一声钟
      使我猛醒到我站脚的地方!
      别了!幻想,这骗人的妖童,
      不能老耍弄它盛传的伎俩。
      别了!别了!你怨诉的歌声
      流过草坪,越过幽静的溪水,
      溜上山坡;而此时,它正深深
      埋在附近的溪谷中:
      噫,这是个幻觉,还是梦寐?
      那歌声去了:——我是睡?是醒?
      (查良铮译)

    • 欣然同学,你真是有心了,辛苦~~辛苦。

    • 这篇就好点了嘛。没得恁个酸的,牙齿半掉起,还没落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