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公社广播站:卡瓦菲斯《城市》 @ 123诗社
  • 朝阳公社广播站:卡瓦菲斯《城市》

    发表于 2010年01月9日 Snoopy 22 条评论

    卡瓦菲斯:城市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你说:“我要去另一块土地,我将去另一片大海。
    另一座城市,比这更好的城市,将被发现。
    我的每一项努力都是对命运的谴责;
    而我的心被埋葬了,像一具尸体。
    在这座荒原上,我的神思还要坚持多久?
    无论我的脸朝向哪里,无论我的视线投向何方,
    我在此看到的尽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
    多年以来,我在此毁灭自己,虚掷自己。”
    你会发现没有新的土地,你会发现没有别的大海。
    这城市将尾随着你,你游荡的街道
    将一仍其旧,你老去,周围将是同样的邻居;
    这些房屋也将一仍其旧,你将在其中白发丛生。
    你将到达的永远是同一座城市,别指望还有他乡。
    没有渡载你的船,没有供你行走的道路,
    你既已毁掉你的生活,在这小小的角落,
    你便已经毁掉了它,在整个世界。

     

    21 responses to “朝阳公社广播站:卡瓦菲斯《城市》” RSS 图标

    • snoopy美女的新年第一献声,如此美好。

      我从没读过这个人的诗呢。

    • 英俊帅气俊朗伟岸高大勇猛智慧幽默善良正直的哥舒

      只有一个沙发?
      那我也坐下来了……

      这诗绝望。

    • 很美!很有感染力,把诗读的这样舒服,赞一个。。。

    • 受nana同学柔嫩而坚定的声音感染,于是我也重新开始,这位诗人是希腊滴。。。很想读我的偶像曹蓁一的诗,不知道虫虫有什么推荐。。。很荣幸著名时评家哥舒的光临,貌似我们都是华语片的拥趸。

    • good~!性感的女声~~

    • 太棒了!!
      这诗不绝望,我喜欢snoopy用这样坚定满怀希望的声音读!
      正巧今早看到一句话:
      一个好人,就是在明白了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 欣燃说的真好。

      snoopy每次读的诗,我都当收音机一样听,觉得充满了激情,坚定而从容。可轮到自己读,就离开提不起劲,怎么听都是软绵绵的。呵呵。

    • 恩,是的欣燃,我也觉得这诗不绝望,感觉它在劝导人的内心要足够强大,内心问题不解决,逃避是没有用的。

      nana请保持你的风格,我喜欢鲍昆老师对你朗读的评价:清纯、青春,这是多么宝贵的特质呀!

      一刀老师,我和nana 都喜欢你南方口音饱含深情的朗读,好久没听了,来一首吧:)

    • oooooooooooo, snoopy说得我脸红呀,确实是不够好,谢谢你们的鼓励。。。

    • 每次,看到有人坐上机场大巴,我就替他们激动。终于可以离开这座城市,开始新生。

      然而,SNOOPY的声音在深夜将我击中。没有新的土地,也没有新的大海,这城市将尾随着你。

      说的TMD对了!!多年以前,我离开北京,以为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实际上,我从来没有逃离。

      回首四望,满眼废墟,三四十年,只欠一死。这生命的祝福于诅咒,从来不会轻轻把我放过。

      谢谢SNOOPY这首诗,让我悔悟,如果在这座城市我不幸福,哪怕搬到波士顿,又有什么改变呢?

      自救的开始在于心灵。

      放弃幻想,也不绝望,让我们开始吧。

    • Snoopy,可以告诉我你读的这个版本是谁翻译的么?

    • 这个版本来自于《现代诗100首》蓝卷 蔡天新 主编 三联书店2005年8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定价:18元

      据说是西川翻译的,我没有考证。

      黄灿然的版本也很有名的,但我更喜欢这个。

      The City
      You said: “I’ll go to another country, go to another shore,
      find another city better than this one.
      Whatever I try to do is fated to turn out wrong
      and my heart lies buried like something dead.
      How long can I let my mind moulder in this place?
      Wherever I turn, wherever I look,
      I see the black ruins of my life, here,
      where I’ve spent so many years, wasted them, destroyed them totally.”
        
      You won’t find a new country, won’t find another shore.
      This city will always pursue you.
      You’ll walk the same streets, grow old
      in the same neighborhoods, turn gray in these same houses.
      You’ll always end up in this city. Don’t hope for things elsewhere:
      there’s no ship for you, there’s no road.
      Now that you’ve wasted your life here, in this small corner,
      you’ve destroyed it everywhere in the world.
        
        Translated by Edmund Keeley & Philip Sherrard

    • 佩佩,这首诗确实有70%是读给你听的,另30%读给我自己,因为一件小事,nana知道,不枉在一个诗社混,竟然你有所感悟,顿感我们还是有默契的:)

    • 谢谢snoopy,他译得实在是太好了

    • 好。。卡瓦菲斯,多年之前我推荐给好多人。。

    • 我现在看这首诗的每一行,耳边都是snoopy的声音,在缓缓流淌。。:)

      我也喜欢这个译本,黄灿然的译本在此。

      你说:“我要去另一个国家,另一片海岸,
        找一个比这里好的城市。
        无论我做什么,结果总是事与愿违。
        而我的心灵被埋没,好象一件死去的东西。
        我枯竭的思想还能在这个地方持续多久?
        无论我往哪里转,无论我往哪里瞧,
        我看到的都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在这里,
        我虚度了许多年时光,许多年完全被我毁掉了。”

        你不会找到一个新的国家,不会找到另一片海岸。
        这座城市会永远追踪你。
        你会走向同样的街道,衰老
        在同样邻近的地方,白发苍苍在这些同样的屋子里。
        你会永远结束在这个城市。不要对另外的事物抱什么希望:
        那里没有载你的船,那里没有你的路。
        既然你已经在这里,在这个小小的角落浪费了你的生命,
        你也就已经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毁掉了它。

      诗的不同译本之间的差别,实在太大了。影响了本来的一切。

    • 真的是啊,那种意境全没了。
      嗯,是译者重新创造了诗歌。

    • 楼上的版本统统让开,读一下这个版本,不知译者何人:

      你说,”我要去另一个国度,另一片海洋
            去找另一个城市,比现在这个强
            在这里我无论怎样努力,命运总是将我击败
            它把我的心──像一具死尸那样──埋葬
            还要多久,我的灵魂才能摆脱这片荒野
            举目四望,所见一切
            无非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
            那被我荒度和摧毁了的岁月”
        
            你找不到另一个国度,另一片海洋
            这城市将尾随着你。你逛的小巷还是同样的小巷
            你住在同样的街区上,生活、衰老
            住在同样的房子里,直至白发苍苍
            你到达的城市永远是同一个。别指望别样──
            没有船只等你起航,没有道路待你远行
            在这个角落里你毁坏了你的生命
            等于是在整个世界里毁坏了它

    • 我在想如果让Leonard Cohen来读英文的该有多好, 他的声音那么低沉.

    • 这个是西川译的版本,有小小出入,黄灿然用卡瓦菲斯,在两本选集中,统一用卡瓦菲。

      译本的问题见仁见智,W.H.奥登论卡瓦菲斯一篇文章中提到:

      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保留在卡瓦菲斯的诗的翻译里?为什么它还能那样激动我们?我只能很不恰当地说,那是一种语调,一种个人的谈话。我读过许多不同译者译的卡瓦菲斯的诗,但每一首译诗都可以立即被辨认出来,那是卡瓦菲斯的诗。没有人可以写他那种诗。随便读他的哪一首诗,我总感到:“看得出这个人用一种独特的视角观察世界。”自言自语的诗竟然可以翻译,对我来说似乎难以想象,然而我相信这是可以翻译的。

    • 有点儿感慨,又跑来重听。
      想想,这首诗说的,可能不只是城市,是否,也是职业、婚姻、爱情。。。


    1 Trackbacks / Pingbacks